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2020-12-15 11:06:38 瀏覽:{{ hits }} 來源:新華網 作者:

“看天一條縫,看地一道溝,過江靠溜索,種地像攀巖”,是云南省怒江州的真實寫照。這是全國深度貧困地區“三區三州”之一,貧困面大、貧困程度深。2020年11月,隨著云南省人民政府宣布瀘水市、福貢縣摘帽,怒江州最后兩個貧困縣退出貧困序列。

      12月6日,國家脫貧攻堅成效省際交叉考核組和第三方評估組來到怒江州。考核工作如何開展?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成效如何?省際交叉考核內蒙古自治區赴云南省考核組組長、內蒙古自治區扶貧辦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曹思陽同樣在思考這些問題。今年是他帶隊考核的第三個年頭,還沒出發就感受到了今年考核工作與往年的不同:責任更大、任務更重。從考核內容上看,不僅要關注2020年脫貧攻堅任務完成情況,還要看5年來的整體情況和趨勢變化,既要堅持問題導向,實事求是,立行立改,又要總結各地經驗。通過考核為黨中央研判形勢、科學決策提供有效參考,為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有效銜接鄉村振興提供意見和建議。

1

從考與評的“艱”看扶貧的“難”

       查閱資料、座談訪談,一切考評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到了進村入戶時,考核組成員和來自華中師范大學的第三方評估組隊員對怒江州的脫貧攻堅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怒江之難,難在交通。

       交叉考核組成員來自于兩千多公里之外的內蒙古,絕大多數是第一次到怒江州。不同于遼闊的草原,在怒江州進村意味著翻山越嶺,必須乘越野車。今天要去的是瀘水市古登鄉俄奪羅村。考核組沿著怒江行駛2個小時,到達古登鄉后,沿山路上升盤旋,翻過2座山,終于到了位于深山腰上的俄奪羅村。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成效考核組組長、內蒙古自治區扶貧辦副主任曹思陽(前一)在去查看漆樹產業的路上
       一遭走下來,考核組成員們感觸頗深:“可以想象,沒修路前,這里群眾出行有多難。”

       十八大以前,怒江州是云南省唯一無機場、無高速、無航運、無鐵路、無管道運輸的“五無州市”。道路晴通雨阻,50%以上的自然村不通公路。山路綿延,靠兩條腿出趟門一天都不夠,因此摩托車成了主要工具,甚至重要過一切。一次,在狹窄的山道上,一名群眾為避讓迎面而來的車輛,不慎翻車,摩托車掉下懸崖,幸好人反應快,成功扒在了懸崖邊。被大家拉上來后,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差點沒命了”,而是“你們賠我摩托,200塊!”

       高山峽谷成了擋在怒江人民面前的痛,也是扶貧干部們不得不面對的痛。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他們一趟趟往返于危險的山路上,見證“水”“泥”路到砂石路,再到硬化路的變遷。路越來越好,群眾生產生活越來越方便,也逐漸告別了貧困。

       怒江之難,難在語言。

       福貢縣架科底鄉阿打村是第三方評估組的抽查村之一。因群眾多為傈僳族,為方便工作,村里為每組配備了一名村民向導兼翻譯,可還是溝通不便。從早上8點到村,到太陽落下高黎貢山,王寧、袁家蘭兩個人終于完成了既定工作,兩人不禁感慨,“扶貧干部挺難的,一句話需要反復多次表達,真難想象這些年扶貧工作做下來需要多大的耐心,溝通障礙不是一點點。”

       怒江州屬典型的民族“直過”區,社會發育程度低。過去,有40%的老百姓不會講國家通用語言,在建檔立卡貧困戶中文盲或半文盲人口占32%,小學文化人口占47.6%,人均受教育年限不足8年,這些都加劇了干部扶貧的困難,建檔資料、政策宣傳等,哪一樣都需要溝通。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考核組成員們到達村后,隨機抽簽準備入戶

       怒江之難,難在思想。

       人背馬馱、刀耕火種、自給自足,地理上的封閉帶來的是思想上的封閉,怒江群眾精神上被峽谷所困,眼界被雪山所阻,心靈受貧困所累,貧困群眾思想貧困、精神貧困的問題比較突出。
脫貧攻堅以來,怒江州把易地扶貧搬遷作為脫貧攻堅頭號工程來抓,而簽訂協議難、抽簽分房難、搬遷入住難一度是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三難”,群眾的思想轉不過彎,對搬遷有顧慮。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怒江州維拉壩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郭子雄 攝

       脫貧攻堅,一個都不能少。怒江州抽調1006名懂少數民族語言,有豐富群眾工作經驗的精銳力量,組成15支“背包工作隊”,背著初心使命,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奔赴80個未退出的貧困村,吃“閉門羹”、啃“硬骨頭”,“院壩座談、火塘夜話”,政策動員,尋求搬遷戶親戚朋友的幫助,從情出發,往理延伸,一次不通,就第二次上門,第三次,第四次……直到動員故土難離、故居難別的貧困群眾不漏一戶、不少一人搬出大山。

2

從考與評的“嚴”看脫貧的“實”

       “我們懷著敬畏之心來,在怒江州看到了滾石上山、愚公移山的精神。”曹思陽如是說。這份心意充分體現在了考核組和第三方評估組的工作上。

攻堅之實,實在干部作風。

      考核組成員、包頭市扶貧辦考核科科長王海琳,身形瘦弱卻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工作起來幾乎到廢寢忘食的地步。常常是白天進村入戶,午飯顧不上吃,到了晚上又抱著一大堆資料啃,一盒泡面就算打發了晚飯,奮戰到凌晨一兩點更是常事。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第三方評估實地評估組組長、華中師范大學教授蔡志海(左二)與村干部訪談

       第三方評估組實地評估隊長、華中師范大學教授蔡志海告訴記者:“本次云南省的脫貧攻堅成效第三方評估的意義不一樣,不僅要完成扶貧成效的評估,又要對貧困縣退出進行抽查,更要總結貧困地區好的經驗做法,所以在有限的時間里,我們要了解得越多越好。”在福貢縣上帕鎮臘吐底村,從“兩不愁三保障”情況到扶貧產業發展,從村委班子建設到致富帶頭人情況,2個多小時里,蔡志海沒停過記錄的手,一點一滴的細節都不放過。

       讓考評人員和記者感動的還有怒江扶貧干部,嚴實的工作作風如出一轍。2020年10月19日,俄奪羅村原村支書金銀才,在拉完愛心超市兌換物資、查看人居環境整治、排查危房改造情況后,不幸犧牲。57歲的生命永恒地定格在怒江的大山深溝里,定格在脫貧攻堅的偉大實踐中,更定格在俄奪羅村貧困群眾的心中。

       怒江干部們都說,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習近平總書記的關懷,貧困地區怎么可能會有如此大的變化?那么多人力、財力、物力,沒有投向錦上添花的項目,而是到最需要的地方雪中送炭,還有什么理由不把扶貧工作做好?

       在怒江州扶貧辦主任余劍鋒看來,今年的考評工作的確不一般,“不管是考核還是評估,成員們經驗都很豐富,對于發現的問題,會采取開放態度,便于我們及時整改,鞏固脫貧成果。內蒙古考核組成員和第三方評估的學生們很專業、很敬業,幫我們提了很多好建議,這是對我們脫貧攻堅工作的客觀檢驗和全面診斷,非常感謝有這樣的好機會!”

       攻堅之實,實在成果。

       幾天的考與評工作下來,考核組與第三方評估組有了切身感受,再看怒江脫貧攻堅成績單:26.95萬貧困人口全部達到“兩不愁三保障”標準,249個貧困村全部退出,4個縣(市)全部退出貧困縣序列;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第三方評估組成員在走村入戶路上
       截至目前,怒江州所有行政村100%通硬化路、通郵、通客,自然村通硬化路率達77.16%,比2015年提升了55.21%,交通基礎設施實現歷史飛躍;投入121.75億元,規劃建設67個集中安置點,實現了全州1/4的農村人口、1/3的貧困人口搬出大山、遷入城鎮,10萬貧困群眾告別了昔日的“千腳房”、茅草屋,徹底擺脫了“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困境,全州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由33%提高至48%;怒江州四縣市全部通過國家義教均衡評估驗收,全州學前三年毛入園率、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高中階段毛入學率與2015年相比,分別提升48.72%、29.18%、38.8%,完成40596人的“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群眾普通話培訓,創建113個“普及普通話示范村”……

3

從考與評的“笑”看群眾生活的“新”

       在跟隨第三方評估組工作時,蔡志海講起怒江州的脫貧故事滔滔不絕。這樣的代入感,讓記者感動,這背后,是實地見證怒江群眾生活的幸福。

生活之新,新在思想轉變。

       “鄉政府和駐村工作隊第一次來動員時,我還不同意呢。”談及當初不愿意搬遷的初衷,福貢縣馬吉鄉馬吉米村咱念羅小組貧困戶開幾蘭告訴評估組,“我擔心搬下來后只有房子,沒有工作,扎不了根,最后還得搬回山里,所以一開始真的不愿意搬。”

       干部們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到家里動員,終于做通了開幾蘭的工作。后來的轉變是干部們沒想到的:自決定搬遷起,開幾蘭對安置點新房新生活充滿了期待。他特意在網上購買了一副望遠鏡,一有空就蹲在老房子竹欄桿前,遙望江對面安置點的變化。

        “就是想知道房子蓋得怎么樣,什么時候能蓋好,我們什么時候能搬進新房子。”而今,開幾蘭一家早已搬進新房,三室一廳一廚一衛的新房被收拾得干凈整潔,衣柜、冰箱、沙發、熱水器等家具家電一應俱全。鄉里給他安排了一份護林員工作,媳婦到扶貧車間工作,有空打打零工,一家人的日子比過去不知強了多少倍。

       還有鄧扒松一家,搬遷后老人變得很“潮”。一年前,老鄧搬進了福貢縣石月亮鄉依路底集中安置點。過上了好日子的老鄧一直有個心愿,每逢干部走訪到他家就問,“有沒有習總書記微信?我想發個紅包給總書記,感謝他讓我們住上了好房子,過上了幸福的好生活。”

        生活之新,新在安康富足。

       還沒走進俄奪羅村貧困戶李志元的屋里,就感受到了這家人生活的富足——院子中臘肉、臘腸掛滿了晾曬桿,在陽光下透著誘人的紅。

      “今年殺了一頭豬,剛做的。”李志元笑呵呵地,用帶有傈僳族語言味道的普通話說,“路也通,水也通,電也通,這幾年變化太大了,我們過得好,感謝共產黨,感謝習總書記。”

       李志元一家4口,2個孩子上學,夫妻二人是勞動力。25畝地退耕還林后種了漆樹,養有5-6頭豬,一個護林員公益崗位,每個月有800元的工資。勤勞的李志元還去打零工,年收入五六萬元。2019年一家人順利脫貧。

      “感謝習近平總書記,感謝共產黨”,是考核組和評估組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如今,怒江州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純收入從2015年的2549元提升到10878元,各族人民日子越過越紅火。貧困戶和秀華說,“我爸我媽都七八十歲了,他們說自己趕上了好日子,一點也不想變老。”

       生活之新,新在移風易俗。

把攻堅歲月留在怒江山河 ——云南省怒江州國家脫貧攻堅成效考核與第三方評估側記

維拉壩安置點,搬遷孩子幸福的笑容。陳金勇 攝

       在俄奪羅村走訪時,記者偶遇一喜事,貧困戶胡志花正在籌辦結婚席,宴請親戚朋友。她如今在瀘水市醫院上班,丈夫來自四川,在怒江修建公路,偶然結識后就有了如今的緣分。

       現場簡簡單單,幾個菜,一張桌,兩家人坐在一起,吃個團圓飯,就算事兒成了。新娘胡志花甚至連妝都沒化,素面朝天,但臉上的幸福蓋不住,“現在我們不搞什么大操大辦,簡簡單單把生活過好,比什么都強!”一旁的丈夫連連點頭。

        一路考與評,一路感與獲。從深度貧困到整體脫貧,怒江州實現了歷史蝶變,獨龍族、怒族、傈僳族、普米族等“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更是“一步跨千年”。無數扶貧干部的身影和歲月,留在了怒江山河巨變之中,見證這方水土迎來更加輝煌的明天。

來源:中國扶貧網


推薦閱讀

500万彩票网站电脑版首页 ea游戏在哪几个平台 9号彩票pk10牛牛怎么看 贵州11选5开奖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李逵劈鱼什么是周期 微信麻将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 计算器竟彩足球胜平负 快速赛车走势图 安徽11选5任5规则 秒速赛车玩法说明图 狗狗币最新价格走势图 二人推倒胡麻将技巧 双色球历史记录2017 江苏7位数预测 牛彩网p3开机号